幸运生活网首页加入收藏设为主页网站地图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动漫 > 正文

梦回98非纸上谈兵 这支法国队有理由走得更远

2019-04-25 12:07:59 | 幸运生活网

石暴将短刀长矛收好,接着其就单手探入鳄鱼嘴中,抓住此兽上颚,拖拉着走出了水面。“这该怎么确定方向,一步步走下去到最终将会繁衍出无数条道路,几乎没有希望找到随龙脉了。”姜遇皱眉,他随眼运转了一段时间,发觉眼睛有些疲惫了也没有察觉到随龙脉的任何影踪。“这世道有太多不怕死的修士,为了一点利益前赴后继,置生死与度外。咱们今天说的,就是不久前一番大事,姑且叫做秘地探险记。”姜遇停下了脚步,颇有兴趣地在旁边聆听者。一位头发雪白的说书先生在上面唾沫直飞,吸引了不少修士围观。

“什么东西?”几位活化石惊呆了,石料里面难道有活物不成?若是真的,那一定是无法想象的存在!他比其他妖修对于人类修士的了解更多,知道修士的极限负举力量也是一龙象之力。可是刚刚眼前这名修士是单手伸拳与他相抗,这可比双手极限打出十万斤的难度不知道高出多少倍,颠覆了他的认知。

  永恒如巴黎圣母院,或许也终将消失

  文/刘兴华

  本文首发于总第897期《中国新闻周刊》

  突如其来的巴黎圣母院火灾,在世人心中烧出了各种不舍的情绪。当年我在德国念书时,巴黎是一位近邻,因而不时会过去。圣母院所在的西堤岛,是个不经意便会经过的地点,这个塞纳河上的岛正是巴黎发迹之所在。圣母院的身影,在我的感受中是要比其他的巴黎地标来得亲切许多。这座教堂,也是我接触哥特式建筑的一个开始,在那领略了些许哥特建筑中的特色与中世纪雕塑温雅之美。

    当地时间4月15日晚,法国首都巴黎的著名地标巴黎圣母院发生大火,受损严重。大批消防人员在现场进行扑救。中新社记者 李洋 摄
    当地时间4月15日晚,法国首都巴黎的著名地标巴黎圣母院发生大火,受损严重。大批消防人员在现场进行扑救。中新社记者 李洋 摄

  最近在复习西洋中古历史。好不容易跨过了西元1000年这个分水岭,欧洲终于可以缓一口气,近千年的兵荒马乱告一段落,维京人、穆斯林、马扎尔人……这些长期的威胁不是被击败,便是定居下来。欧洲有了新的机会,开始思考生存之外的事物。再粗略地看看接下来的500年,欧洲的人口开始增长,识字率逐步增加,城市开始发展,大学开始设立,哥特式教堂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巴黎圣母院正是在这个欣欣向荣的阶段建造起来的一座美丽的神的殿堂。和其他许多古代或同时期的建筑相比,她要幸运多了,躲过了许多可能的劫难,建筑主体几乎从未受大幅度的破坏与更动。

  欧洲进入爆发性增长的新千年的同时,社会阶层出现新的变动,史家发现这也带给人们一种新的焦虑。也许可以这样比喻:新时代的欧洲像是一个备受打压的小媳妇终于熬成了婆,初体会到权力的滋味,却不知如何驾驭。在没有摩天大楼的时代,哥特式教堂便是当时的摩天大楼,借以展现一种仰之弥高的敬畏之感。欧洲许多城市竞相比高比大,要让自己的教堂碾压其他城市的。那是夸耀的年代,欧洲有如暴发户般,并不锦衣夜行。正是在这种氛围中,西方许多让我们赞叹的文化物件纷纷问世。

  巴黎圣母院是座信仰的殿宇,一改之前罗马式建筑的局促阴暗与粗犷,内部空间变得高大明亮,尖拱顶给人不断上升的错觉,在花窗玻璃的色彩下,仿佛进入天国一样。那是当时的巴黎在财富、工艺技术和信仰虔诚上的一种证据,新的生活体验就此展开,和过去相比,人们更加自信,也更加敏感。每当钟声响起,城市的各项作息有了参考的依据,除了宗教性的聚会仪式外,也有其他许多世俗性的活动在此举行,不分老少、贫富,城中居民和外来朝圣民众同聚一堂。这里不仅是心灵寄托之所,也是城市生活的象征。

  从13世纪矗立在塞纳河畔开始,巴黎圣母院可以说见证了欧洲由弱渐强的各个阶段。今天,她更像是一个文化遗产,褪去了过去信仰尖兵的功能。原本可以让人求得生活慰藉与仪式引导,现在转成了各种工艺的博物馆。未来,圣母院重建应该不是难事,一如许多文物也正经历着不同的修复。也许那800年的老橡木屋顶难以复原,但这座建筑的生命依然可以延续下去,也会被后代继续呵护。

  都知道生有时死有时,个人的生命与历史长河相比微不足道,但巴黎圣母院这座1163年开始建造的教堂已远远超过我们短暂的人的生命,因此总觉得她还会继续超越未来更多世代,可以进入永恒。这次的火灾却让我们惊觉,原来那些历史建筑与文物的消失并不只是在书页上发生的事,还是会活生生出现在这个看似进步的世代中。这也让我们有机会再次检视自己周遭许多珍贵的事物,想想和它们可以有怎样的互动,不要等失去后再来亡羊补牢。那时候少的不一定只是实体的物件,而更可能是一份独一无二的盼望。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5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血魔自恃酒量过人,却最终喝得昏天黑地,一时不查,原来这千年的美酒,已经吸日月之精华,逐渐产生了自己的神识,还凝聚出了自己的灵体,这一被血魔喝到肚子里面去,哪里还受得了拘束,在魔头的肚子里大闹了起来,一会儿伸伸胳膊,一会儿伸伸腿,搅得血魔痛苦万分!苦不堪言。一个血肉横飞,一阵剧烈惨叫之中妖蛇痛苦万分,当即急道“老大,快来帮忙啊!”

  这些经典电影 留存了巴黎圣母院最美的时刻

  ◆1956年版《巴黎圣母院》中,一头深棕秀发、一身红衣、身材热辣的意大利女演员吉娜・劳洛勃丽吉达,演出了吉普赛女郎埃斯梅拉达的野性与活力

  本报记者 张祯希

  “你相信巴黎圣母院有一天会消失吗?”

  文艺爱情片《爱在黄昏日落时》中的这句经典台词,因为道出了巴黎圣母院永恒的文化地位,引发影迷共鸣。

  孰料,影片播出15年后,这句台词竟一语成谶。当地时间4月15日傍晚,巴黎圣母院大教堂发生火灾,熊熊火焰在教堂两座钟楼间蹿出,高耸的塔尖在大火中坍塌,所有木质框架都在燃烧。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成了一个文明的噩耗。有人推测,巴黎圣母院重修工作可能要维持八到十年,即便整修完毕也未必能恢复原貌。

  但更多人依旧愿意相信:巴黎圣母院永远不会消失。这栋坐落于法国的哥特式建筑,不光承载着宗教、美学意义,更是早已成为一种浪漫文艺气质的代名词,承载着人们对法国这座时尚文艺之都的憧憬与想象,是属于全人类的文化瑰宝。

  卡西莫多与埃斯梅拉达在这里邂逅;奥黛丽・赫本在这里度过美好假期;伍迪・艾伦让男主角来了一场午夜穿越;就连“碟中谍”阿汤哥也来此执行任务……巴黎圣母院在各类影视作品中频繁亮相,而这些作品也给予了巴黎圣母院永恒不衰的文化强度。

◆《碟中谍6:全面瓦解》(2018)

  拍不尽的《巴黎圣母院》凝刻人们对这座建筑的情结

  在很多年前,一位法国作家来到巴黎圣母院参观。几个希腊字母组成的手刻词――ANáΓKH(命运)出现在钟楼黑暗的角落。经过时间侵蚀而发黑的字体,与词语本身所蕴藏的宿命、悲惨的寓意,瞬间打动了作家。他用一本举世瞩目的小说,回馈了这个神秘的瞬间。这本小说便是《巴黎圣母院》,作家则是法国文豪维克多・雨果。

  围绕巴黎圣母院的诸多影视作品中,《巴黎圣母院》最经久不衰,凝刻着法国人乃至全世界对这座建筑最初的爱与终极的情结。雨果用浪漫主义的笔法,将巴黎圣母院的美与魅,推到世人面前。在这里,巴黎圣母院不仅仅是审美客体,更是历史的见证人,悲剧的参与者。而面目丑陋却心地善良的敲钟人卡西莫多,美丽的吉ト赛女郎埃斯梅拉达则成为永恒的经典形象。

  《巴黎圣母院》被翻拍了多少次已很难统计。最早的一版电影长片有可能是1923年,由环球影业拍摄的默片《钟楼怪人》。以恐怖片闻名的环球影业,自然不会放过这出发生于神秘哥特式建筑中的悲剧。在诸多版本中,最为观众熟知与认可的,要算美国雷电华公司制作的1939年版,以及让・德拉努瓦执导的1956年版。查尔斯・劳顿饰演的卡西莫多,是1939年版本的亮点,极致丑陋的妆容效果,配上精湛的演绎,让观众印象深刻。只是,这一版没有跳出好莱坞的媚俗套路,不但增加、重改不少感情戏,还将悲剧结尾改为大团圆结局。在秉持原著精神上,1956年版无疑可圈可点。一头深棕秀发、一身红衣、身材热辣的意大利女演员吉娜・劳洛勃丽吉达,演出了吉普赛女郎埃斯梅拉达的野性与活力,尤其是她在片中的一段歌舞演绎,成为经典片段。

◆《午夜巴黎》(2011)

  永远不会消失的巴黎圣母院是一种永恒的文化精神象征

  “我听过一个故事,说的是占领巴黎的德军撤出的时候,他们在巴黎圣母院埋了很多炸药,他们得留一个人来按爆破的按钮。但是那个人,那个士兵,他却下不了手!他只是呆呆地坐着,惊叹这地方的美妙。当盟军部队到达的时候,他们发现炸药还在那里,但按钮没有人碰过。”

  在《爱在黄昏日落时》中,正是男主角在巴黎圣母院前向女主角讲述的这个故事,才引发了后者的经典发问:“你相信巴黎圣母院有一天会消失吗?”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火灾,《爱在黄昏日落时》成了现下网络传播中,与巴黎圣母院连接感最强的影片,片中这幕也成为刷频爆款。

  事实上,《爱在黄昏日落时》与巴黎圣母院确实存在内在逻辑关系,只是,关联词并非“灾难”,而是“永恒”。《爱在黄昏日落时》上接《爱在黎明破晓前》下承《爱在午夜降临前》,是文艺爱情经典“爱在三部曲”中的一部。这个由理查德・林克莱特执导,伊桑・霍克搭档朱莉・德尔佩主演的系列,创意新鲜:三部曲跨越18年,分别选取男女主角初遇、重逢、婚后这三个不同阶段短短一天中的相处故事。作品中几乎没有戏剧冲突,男女主人公的互动多靠并肩观光与对话实现。两人每一次不到一天的共处,要用来消化人生中九年的经历与积淀,颇有点“一朝风月,万古长空”的浪漫诗意。片刻与长久的对抗性,带给电影张力,也完成了一次对“永恒”的辩证探讨。出现在两人相遇行程中的巴黎圣母院,无疑又是这重永恒性的重要化身――不会消失的巴黎圣母院,实则是一种永恒的文化精神象征。

  巴黎圣母院的强大文化穿透力,不光被文艺片追捧,也辐射到了商业巨制中。人们最近一次在热门影视剧中与巴黎圣母院“邂逅”,当数去年上映的《碟中谍6:全面瓦解》。在跑遍上海、迪拜、伦敦、维也纳等城市之后,阿汤哥终于来到巴黎。谁又能料到,在“白寡妇”背后隐隐显现的背景,或许是观众最后一次在影视剧中得见巴黎圣母院最完整的样貌。

  承载着创作者对一座城、一种文化氛围的浪漫想象

  有人说:在电影内外,巴黎就是浪漫的同义词,而圣母院,就是巴黎这块蛋糕上最诱人的那颗樱桃。出现在形形色色影片中的巴黎圣母院,不光光是“这就是巴黎”的终极宣言,还参与叙事,承载着创作者对一座城、一种文化氛围的浪漫想象。

  戈达尔的首部故事片《精疲力尽》,便取景巴黎,出现了圣母院的倩影。这部法国新浪潮电影的开山之作,采用了即兴式拍摄风格,以实景与外景为主,因独树一帜的呈现,蜚声国际。片中一幕主人公让-保罗・贝尔蒙多在街头读报,背景正是当时的巴黎圣母院。戈达尔在这部处女作中恣意挥洒的生猛创造力,恰恰与巴黎街头自由浪漫的氛围相得益彰。

  在电影《巴黎假期》中,奥黛丽・赫本又在这里谈起了恋爱。威廉・霍尔登饰演的名编剧,为了赶上创作进度,请来了奥黛丽・赫本饰演的漂亮秘书。孰知,进度不但没有推进,两人之间擦出了爱情火花,还将生活搞得一团糟。此时,拥有圣母院的巴黎,又成为了狂热爱情的滋长地。

  伍迪・艾伦执导的《午夜巴黎》则满足了人们对巴黎文艺风情的幻象。被琐碎生活虚耗的男作家,来到巴黎度假,却穿越到了文艺的“黄金时代”,与海明威、毕加索、菲茨杰拉德、达利等人浪漫邂逅。片中一幕,男主角与一位女子,坐在巴黎圣母院旁的长椅上读书,文艺范十足。这位客串的女演员,正是曾经的法国的第一夫人布吕尼。

  与以上影片中的文艺、浪漫定位不同,法国经典影片《天使爱美丽》中的巴黎圣母院则是童年阴影一般的存在。电影中,妈妈刚带女儿去巴黎圣母院祈祷完,就被一位从圣母院上跳楼自杀的游客给砸中身亡。只是,遭遇不幸的小艾米丽,无比乐观,经常通过异想天开的方式帮助别人。这样的剧情正合了那句法国谚语“c'est la vie”(这就是生活),越是投入其中,生活越是无从说起,难以定论。

◆《天使爱美丽》(2001)

“他要做什么?!”黑色巨虎不无得意,脚下速度却立时提了起来,想尽快解决了面前的杨立,好将紫色气团溶于自己一身,进而成为血祭之地真正的王者,到时那个血魔也拿它没有半点办法了吧!“嗖”一身异响过后,就那么突然轻微一动,一道赤红亮光突然是现身在数百丈开外。“咔嚓!”一声巨响,先前还在微微挣扎的妖蛇一阵血色飞洒,突然其颈而断,一直都飞沙走石的地面,一颗巨大的头颅从半空而落,深深地扎进了地面,而一截庞然之躯也是随后坠落而下,落进了地面,一股股鲜血喷涌而出染红了方圆数丈。

本文链接:http://frozen-drink.com/2019-04-15/17205.html | 编辑:王蒙